首页 资讯 政法 财经 律界 关注 公益 热评 监督 说法

资源

旗下栏目: 资讯 安全 质量 民生 资源 环保 消费 人物 房产

陕西府谷融茂煤业“黑采”何时休?

来源:红旗法制报-法治前沿 作者:李海波 人气: 发布时间:2021-01-12
摘要:陕西府谷融茂煤业“黑采”何时休?

陕西府谷融茂煤业“黑采”何时休?

         独立撰稿人  李海波

    陕西府谷县融茂煤业公司多年来非法盗采原煤,据估计盗采量惊达百万吨以上。老板辛平小获得巨额财富而肆意挥霍。村民多次电话举报到镇县相关领导,却没有答复。前沿君调查发现融茂“黑采”曾被曝光......

村民多次举报黑采没结果

    日前,前沿君接到陕西府谷县老高川镇一村民反映,该村融茂洗煤厂多年来非法盗采原煤,盗采量惊人,而老板辛平小获得巨额财富而肆意挥霍。村民多次电话举报到镇县相关领导,却没有得到答复。

    接到投诉,前沿君于23日赶赴府谷县了解详细情况。该村民和知情人接待了前沿君。村民告诉前沿君:从2020年10月开始,他向老高川镇主要负责人多次电话举报融茂煤业盗采,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于是他又向县矿管办主要负责人电话举报,其答复是向上级主管领导汇报。他多次电话该主要负责人,其就是让他等结果。除了举报后的10月底融茂停止盗采外,他没有得到相关部门的任何处理消息。无奈之下,他才向前沿君举报。

村民透露融茂“黑采”详情

    

融茂煤业公司,山中的煤采得差不多了

    该村民告诉前沿君,融茂洗煤厂成立后不久就开始盗采煤炭,有8年以上了。开始时每天可以采煤2千吨左右,每年至少采了30万吨。算算多年下来,他的非法收入达到了数亿元之巨。在2017年冬天,融茂公司还花了9百多万元从山西某企业买了一台联采机运到黑煤窑里继续开采。由此他的采煤矿区内拥有的设备含运输皮带、三改四、装载机这些价值2千多万元。

    该村民透露,非法采矿的是辛平小与陕西富平县的李重阳(音)合作,由李一直负责井下开采,李每月在融茂领取工资。重庆市云阳县的冯兴国于2017年在融茂承包石巷工程,他手底下有20多个人。联采机就是冯介绍购买的。知情人透露:这台联采机当天从山西运输过来时,冯开车跟着想拍照取证,好到时和辛谈工程款的事情。但没拍到设备下井的状况—辛当时安排把那个村所有路口都堵住了,就是怕在井口这闹事。最后是辛把冯喊到西安去处理的工程款。

    举报人带前沿君见了西安的康某某,2017年他在融茂干了二个月,其告诉前沿君当时每天能采煤2千吨,那时候是炮采。管理确实非常严格,进去不能带手机的,都知道那是个大黑矿,去那就是冲着收入高。他不干了还是因为管理严、收入仍然不如意等原因才离开的。

    举报人透露,融茂矿区有四个隐蔽口子,第一个口子是洗澡间窗户翻过去的铁板下,第二个口子在洗煤厂房间内。这二个外人很难进去,无法拍摄。但举报人陪同前沿君拍摄了以下二个隐藏的口子。

   

在洗煤厂底下的房屋是辛平小三爸房屋,这个口子藏在窗户下铁板。

 

这个口子也位于洗煤厂下边,运输设备就是从这里运输进去的(12月24日前沿君拍摄)。

 

而12月5日左右举报人拍摄到的该口子是这样的,半月后再次发现就变了样。估计是县里某人指点他花心思做的更隐蔽一些。

 

这个口子处还有电力箱,不知道府谷县电力公司是怎样给配备的?

记者曾曝光融茂煤业“黑采”

 

    前沿君搜索到在2017年6月,网络出现了《陕西府谷:究竟谁在为融茂煤业“黑采”护航》的文章。而现在有许多网页都已经打不开了。

    该文章反映:记者多次接到融茂洗煤厂下井的多名四川籍矿工反映,该洗煤厂私开黑洞打通巷道,多年来一直大量非法盗取国家煤炭资源。每日产量2000吨左右,开采5—2煤层,是府谷县名副其实最大的黑口子。

 

  融茂煤业井下盗采的黑煤

  文章里还透露:融茂洗煤厂有几个黑口子一直在盗采地下煤炭,矿工从洗煤厂外边一户人家院内的黑口子下到井下,用炸药把煤炸下来经过皮带溜子把原煤运到洗煤厂院内。下井矿工是两班倒,一班有近20多名矿工下井作业盗采,据矿工讲:融茂洗煤厂管理很严格,向部队的军事化管理,平时下井从来不让矿工带手机,下井的黑口子在一户人家院内,火工品就藏在木房沟村,洗煤厂老板家房子后面的土山洞内,熊某某矿工曾经就到那个山洞内领过炸药,光炮工就有七八十人。下班后的矿工不让来回走动,就呆在房子里,去年就因盗采发生安全事故死亡两人,有矿工在井下拿手机看时间时,被矿老板发现以为照相险些被打死,井下并且私存大量火攻品。在20多天日夜调查取证中,记者于5月28日早上6时左右,终于在融茂洗煤厂院内,找到了矿工下井口。当时有一辆皮卡车和一辆越野从外边驶人洗煤厂院内,两辆车内下来十几名矿工,同时从融茂洗煤厂院内后边的两个黑洞内,出来的二十名矿工上车进行换班。车上下来的二十名矿工从洗煤厂院内黑洞口钻进去下到井下作业。

 

     融茂煤业黑采下井口

  据记者调查,融茂煤业没有相关一个证照,从开始非法进行煤炭开采,至今已是第五个年头。据知情人士讲:现如今两个正规煤矿的产量才能顶得上一个融茂煤业,可想而知融茂洗煤厂有多暴利了……”

 

   融茂煤业接送下井工人和车辆 (村民称该图是当年记者航拍的)

    该文还指出,2017年6月1日记者将近一月来调查取证到的融茂煤业非法盗采煤炭相关反映材料,送到府谷县主管煤炭工业王副县长处没有任何回复。于6日记者再次来到府谷县人民政府见到王县长答复是他不分管黑口子,是温子斌县长分管。记者将一月来调查取证的融茂煤业盗采相关视频给温县长看后说:下午国土、矿管、公安、乡镇等部门到融茂煤业查处。当天下午,府谷县矿产资源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电话记者称他们联合相关部门要去融茂煤业查处,问记者去不去?记者答复将调查视频也让温县长看了,已经离开府谷县。7日记者接到矿管办电话称找到那个黑口子了,在挖到地下50米后被企业封住了,挖不下去,有关专家测量到有毒有害气体。并且企业法人也写下保证书,证明该企业没有黑口子。由此该文记者产生了令人生疑的问题:既然是非法盗采煤炭资源的黑口子,可以说在府谷县是人尽皆知。就连距离该洗煤厂约4,5公里处小卖铺的老板,都知道融茂煤业是黑口子,为何相关职能部门装聋作哑,能一直顺利通过各种检查关卡,正常对外销售各种成品煤?多年来,没有开采手续,仍能抵抗住政府部门的层层监管以及媒体监督,这种底气究竟从何而来?

传媒公司无署名“记者”发网文为融茂洗白

    在该文章发布后的2017年6月17日,陕西法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网站发布了《陕西府谷:融茂煤业"抹黑"事件调查》:“由于职业的敏感,记者于2017年6月10日,进入陕西府谷县老高川进行暗访调查。调查结果,使记者瞠目结舌,融茂煤业公司“因拒付60万元赞助费”而被无辜“抹黑”。”对此,该网站记者对以下三个事件给出了调查结果。

    1.“黑口子”事件。该“黑口子”是很早以前由其他村民开挖,挖至50米后,专家测量到有毒有害气体就被废弃。经县矿管局调查证实,该“黑口子”已被填埋封弃。该公司也写下保证书,保证绝无“黑口子”一事,否则自愿承担法律责任。

    2.盗采黑煤事件。经查全属无中生有,明明是正常洗选煤生煤存放场地,却配图说成盗采黑煤现场。

    3.接送下井工人和车辆事件。融茂煤业公司根本没有红色皮卡车,根本没有接送上下班下井工人的事实。原图取材位于所谓“黑口子”有几公里远的岔路口,真有移花接木之术。

    对此文后面只有一条名为我爱祖国在2020年9月18日的评论:“估计没少给这家记者送钱吧”。

    而经查询,该公司现在已经是注销状态,但网站依然可以打开。

东山再起后二年时间再现奢豪

    前沿君将2017年融茂煤业被曝光的情况反馈给村民。村民告诉前沿君:此事属实,因为盗采好几拨记者去找融茂公司,有要60万的、有要30万的,最后一个要5万元被打了,之后就发到网上了。后来辛平小到北京呆了1个多月才摆平此事。由此在2018年初时他连饭都差点吃不上。但之后他采用联采机黑采后,再次发达。

    村民说,这二年他再次发财后也是花钱如流水了:2018年在西安花了几百万元买了豪宅,其老婆常年在此居住;在2019年他花了5百万元买了凌志和雷克萨斯二辆豪车;2019年冬季他在府谷某豪华小区3号楼买了豪宅。为了方便联络,他在2019年在府谷县的某小区商务楼文华礼宴五楼包租了6间办公室......

融茂煤业回复:大家都在这么干

    经查询,府谷县没有融茂洗选煤公司或融茂洗煤厂的企业,只有融茂煤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辛平小,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煤炭、焦粉、矿山机械设备、工程机械设备销售(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等。

    前沿君电话融茂煤业公司法人辛平小,对于购买联采机黑采这些问题他没有否认,只是请求见面。

    1月5日,在北京某宾馆前沿君面见了融茂煤业的焦姓工作人员,他是2018年开始到融茂煤业跟着老板辛平小。在闲谈后,他说这几年一直没有生产经营,日子不好过。前沿君当即反驳:这说法就不实啊!去年还花了5百万买了二辆车,你没有开过?还有知情人知道买房,前几天请矿管办的人吃饭都清楚呢!还有辛总电话里我也说了买联采机冯兴国得了10万元的事情,他也没有反驳呢!

    听此,他便说:咱不说这些了,其实大家都是这么干的。不说黑采这事有没有,咱们不绕弯子,你看怎么处理吧?说着他用拇指和食指连起来揉了揉,表示给钱。见他表示默认黑采并愿意花钱了事,前沿君便假意同意:“你们愿意出多少?”他说:你说吧,我回去转告辛总。见此前沿君便说:你也是个传话的,举报人那边就说了,低于50个就不行,主要是举报村民那边。焦姓工作人员说,那还少点,你去做村民工作,我也回去和辛总说。前沿君需要得到证实的目的达到,便同意回去和举报者说。于是双方便分手离开。

    离开宾馆,前沿君联系举报方,反馈了见面结果。并告知说了村民要50万了事的情况,并说明这个子虚乌有的事情就是套取对方承认黑采的事情,稿件写好后下周一发布。举报方说,别说50万,真要130万元他也要给,我们举报后政府奖励也还30万呢!

府谷县矿产管理还需切实整治

    非法采矿罪的认定及量刑标准是怎样?临湘市检察院公诉科检察官助理张炎说:当非法采矿的金额达50万至150万元,或者是在禁采区开采的金额达到25万至50万元,就属于刑罚规定的情形特别严重的情节,将面临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而据报道在2020年的9月,时隔三天,府谷县矿产资源管理办公室原主任王星、原副主任王明东相继被查。看来府谷县对于与矿产管理的腐败问题也是看到的,但很明显的盗采现象还是没有得到根治,村民举报后没有任何回音,这就显得极不正常了。不是说,举报还有奖励的吗?是不想给奖励,还是因为某些利益不想查处呢?!

责任编辑:编辑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